您好,欢迎访问乌兰夫纪念馆!加入收藏

最新动态

乌兰夫与蒙古族抗日武装——新三师

 TIME : 2020-09-18    浏览次数 : 1200   [    【关闭】     
×

1931918日,日本关东军蓄意制造“九一八”事变,发动了侵略中国的战争。自此中华民族开始了长达14年的武装抗争。无数革命先烈浴血奋战、保家卫国。

在中国共产党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政策的影响和推动下,在乌兰夫等一大批中国共产党人的努力下,内蒙古各族人民团结一致,展开了反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英勇斗争,形成了一股强大的抗日洪流。中共内蒙古特委、西蒙工委、绥远特委等,组织农民救国会、牧民救国会、绥远反帝大同盟、中华民族解放先锋队绥远队部、绥远牺牲救国同盟会以及绥远妇女会等,广泛开展群众性的抗日救亡运动,成为配合武装抗日的一条重要战线。内蒙古草原燃起了抗日的烽火。

在短短的4个月零18天之内,日本侵略者侵占了东北三省,扶植起所谓的伪“满洲国”。随后,日本帝国主义把魔爪又伸向内蒙古西部及华北地区。党中央先后发出《为日本帝国主义强暴占领东三省事件宣言》《关于日本帝国主义强占满洲事实的决议》等,号召各地“组织群众的反帝运动,发动群众斗争,反抗日本帝国主义”。

19319月,中共中央和共产国际决定成立中共西北特委,由王若飞任书记。西北特委交给中共西蒙工委一项特殊任务是建立国际交通线。在乌兰夫领导下,在包头建立了国际交通总站,担负由苏蒙回国工作和赴苏蒙学习人员护送任务,乌兰夫(云泽)任国际交通总站站长。

为了推动绥远地区的斗争,乌兰夫按照王若飞的指示,起草了《告土默特旗蒙民书》,号召蒙古族人民群众团结起来,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反对日本帝国主义侵略,反对国民党政府的大汉族主义压迫,反对重税盘剥等。乌兰夫深入包头郊区、土默特旗农村、牧区、山区发动群众,开展反锅厘税斗争。引导广大工人、农民、牧民、手工业者投入到反抗日本侵略、反对封建贵族压迫的洪流中。在土默特农村建立农会,发展会员100多人。

中共西蒙工委积极开展了对“老一团”等蒙古族地方武装的工作。地下交通员李森就潜伏在“老一团”。19335月,乌兰夫与朱实夫赴张家口与中共河北省委取得了联系,参与了察哈尔抗日同盟军的筹建工作,策动“老一团”等蒙古地方武装组成蒙古抗日军,开赴察哈尔抗日前线,武装抗击日本侵略者。7月,乌兰夫与驻包头的国民党军孙殿英部中的中共地下组织取得了联系,进入该部开展政治工作。1935年底,乌兰夫(云泽)经傅作义部中共党员军官潘纪文推荐,担任傅作义的俄文翻译,并相机开展军运工作。

19321月,日本侵略者在其《中国问题处理方针纲要》中提出:在满蒙建立与中国分离的“独立政权”。3月即操纵建立了伪满洲国,在内蒙古东部地区设立了伪兴安省。之后,日本侵略军渐渐西侵,占领了锡林郭勒盟和察哈尔等内蒙古中部地区;1933年夏,锡林郭勒盟盟长苏尼特右旗扎萨克亲王德穆楚克栋鲁普(德王)发动了内蒙古高度自治运动,经国民政府批准在百灵庙成立了蒙古地方自治政务委员会,但这与德王建立大“蒙古国”的野心相去甚远,于是他加紧与日本人勾结,幻想依靠日本人的力量实现他的“梦想”。

从德王蒙政会保安大队的组建开始,中共西蒙工委就密切关注,并为控制和争取这支武装力量做了一系列艰苦细致的工作。1934年初,乌兰夫利用德王组建“蒙政会”保安队的机会把赵诚、云清等中共党员派到保安队当兵,与之前进入蒙政会的云继先、朱实夫会合,以掌握德王和“蒙政会”的情况,在官兵中宣传抗日,同时还动员云蔚等一批土默特旗蒙古族进步青年和“老一团”官兵参加保安队,为改变部队成分和保证党在保安队中开展工作创造条件。乌兰夫与奎璧、李森也曾秘密到百灵庙了解情况,向保安队官兵宣传抗日救国共求解放的道理,并在党员中部署了阻止德王降日,争取保安队抗日的任务。在争取德王抗日的关键时刻,1935年秋冬,乌兰夫两次带李森去百灵庙开展工作,面见德王,劝其不要与日本侵略者同流合污,出卖民族、出卖国家。

作为中共西蒙工委书记的乌兰夫,坚决贯彻党中央争取德王抗日的意图,对德王进行劝诫劝阻,但德王仍一意孤行。1936212日,德王在苏尼特右旗成立伪蒙古军司令部,公然“改元易帜”,即公开投日。他的不耻行为激发了广大蒙古族群众特别是蒙古族青年知识分子的强烈不满情。

    此前的1月下旬,云继先和朱实夫、赵诚等回土默特旗过春节。他们向乌兰夫报告情况商量对策。乌兰夫对他们讲:“德王投靠日本,是民族的败类,是祖国的叛徒。一旦德王公然在日本的操纵下搞起独立运动来,我们暴动的时机就成熟了。暴动一搞成,就能给敌人以沉重的打击,暴动发起之后,能占住百灵庙就在那里扎下来,不能占住百灵庙就从那里拉出来”。同时决定李森任联络员,来往于百灵庙和归绥交换情报。乌兰夫还安排奎璧、克力更印制传单,派孟纯送到百灵庙,在保安总队官兵中散发,进一步揭露德王降日的行径。

在德王成立伪“蒙古军总司令部”、公开投日的情况下,云继先、朱实夫率领百灵庙蒙政会保安队千余爱国官兵,于1936221日举行了震惊全国的百灵庙抗日武装暴动,脱离百灵庙蒙政会,加入抗日行列。

百灵庙抗日武装暴动是乌兰夫在领导中共西蒙工委工作期间开展的一项重要工作,它在日本侵略军步步进逼、国难当头、民族危急的历史关头,高举起蒙古民族武装抗日的旗帜,沉重打击了日本帝国主义推行的“欲征服中国必先征服满蒙”的计划,为建立蒙古族抗日武装、推动抗日救亡运动和抗日战争的全面展开做出了重大贡献。

1936年底,西安事变的和平解决,促进了国共两党重新合作、共同抗日新局面的逐步形成。这时,国民政府军政部派白海风出任蒙旗保安总队总队长,负责收拢、整顿保安队哗变后剩下的部队。乌兰夫协助白海风重建蒙旗保安总队,并利用部队组建的有利时机,向部队里派遣共产党员和靠近我党的进步青年,建立党的地下组织,以达到控制并通过这支部队推动抗日斗争的目的。

19379月,乌兰夫率部在归绥阻击日军进犯。在保卫归绥的战斗中,他亲临前线,指挥作战,与官兵同仇敌忾,英勇抗击了日本侵略军。继而转战神木、府谷地区,与中共中央取得联系,后奉命扼守伊克昭盟,阻击日伪军南渡黄河,并同国民党顽固派进行了斗争。

 19385月,蒙旗独立旅扩编为中国国民革命军陆军新编第三师,乌兰夫担任政治部代理主任、地下党务委员会书记。19385月乌兰夫奉令到延安向毛主席汇报工作。毛主席指示:“你们是蒙古族部队,要回到伊克昭盟去开展斗争,以抗日的模范行动,影响带动蒙汉群众,团结争取蒙古族上层和宗教上层一道抗日……”。乌兰夫按八路军建制在部队建立了一整套政治工作系统,使这支部队在极困难的条件下,长期坚持鄂尔多斯高原的抗日斗争。他还在驻地积极训练民兵,建立武工队,组织宣传队,开办学校,开展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工作。    

19418月,按照党组织决定乌兰夫赴延安工作,任延安民族学院教育处处长,并担任陕甘宁边区民族事务委员会主任委员,负责中共中央西北局统战部的民族工作,为各民族团结抗战和培养民族干部付出极大心血。

乌兰夫领导这支部队坚定执行了党的驻守伊克昭盟,保卫陕甘宁边区,团结友军,争取伪军,打击日本侵略者的方针,深得各族人民群众的拥护和支持。在云时雨(乌兰夫)的倡导下,部队自建营房解决住房问题,抽调政工干部到当地农牧民之中,宣传党的抗日政策、民族政策;创办了军政干部学校;根据中央“团结内蒙王公贫民一致抗日”的指示,云时雨(乌兰夫)三访郡王旗图王爷,帮助地方组建抗日武工队等,动员各民族、各阶层人士和贫苦农牧民踊跃加入抗日行列。

 这支蒙古族抗日武装奉党中央和毛主席的指示,坚守、战斗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高原4年之久,拒侵华日军于黄河北岸,有效地守卫了延安和陕甘宁边区的北大门,在抗日战争史册上写下了光辉的一页。

乌兰夫同志在抗日战争时期坚决地执行、贯彻了中共中央提出的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各项方针、政策,坚持党的民族政策,正确处理阶级矛盾和民族矛盾的关系,做好上层统战人士的工作,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为我党在内蒙古地区建立抗日民族统一战线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乌兰夫同志在总结这段历史时说过:“中国共产党对内蒙古民族革命的帮助是热忱的。” “在抗日战争时期,更极力帮助蒙古民族组织自卫武装,建设内蒙古人民抗日政权,共同抵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

牢记历史,是为了更好地走向未来。今天我们回顾内蒙古各族儿女在抗日战争中做出的贡献,对于弘扬民族精神、凝聚民族力量、增强民族自信心和自豪感,铸牢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都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和重要的现实意义。